部分平臺試水“去擔保” P2P多種增信模式或將并

時間:2014-07-29 11:20  瀏覽:

今年以來,伴隨著P2P平臺跑路和倒閉事件的不斷發生,以及行業監管思路的逐漸明晰,網貸平臺“去擔保”的呼聲愈發高漲。
  近日,銀監會副主席閻慶民在“2014上海新金融年會暨互聯網金融外灘峰會”上指出,P2P平臺今后就是不能搞資金池,更不能再去掛一個什么擔保公司,變成一種新集體的社會組織。
  據多位業內人士介紹,為了吸引投資人,多數網貸平臺對投資人的資金承諾本息擔保,導致P2P從原先的撮合交易演變成了“影子銀行”,盈利模式也由原先的無風險服務性收入,變為有風險的擔保收入。同時,P2P平臺本身就是高風險,如果在此基礎上采取剛性兌付會提高企業的融資成本,傷害整個金融體系。鑒于此,P2P去擔保或為大勢所趨,多家平臺紛紛試水。
  據《每日經濟新聞》記者了解,陸金所、你我貸等多家P2P平臺已經著手 “去擔保化”。在此呼聲下,部分P2P平臺也開始聯手保險公司進行增信。
  對此,多位P2P業內人士指出,引入保險公司優勢在于給投資增加了一層強有力的保障,有效降低投資人的風險,但引入保險只是風險對沖手段之一,并不能完全取代擔保公司的角色,未來必定是多種擔保征信方式并存。
  “去擔保”呼聲高漲
  “為分散風險、取信投資者,多數P2P平臺都引入了擔保機制,與國內有金融牌照的擔保公司合作。具體模式是:由擔保公司向網貸平臺推薦借款企業項目、提供擔保及貸后管理,承擔100%連帶責任并擔保,借款企業需向擔保公司提供足值固定資產抵押作為反擔保措施。如果項目出現問題,擔保方會先償付,再進行資金追討。”花果金融CEO惠軼介紹說。
  不過,其也說道,“P2P本身就是高風險,在此基礎上做到剛性兌付是不合理的,這樣一來,企業的融資成本提高,對整個金融體系也產生很大傷害。同時,擔保公司風險越來越高,收益與之也越來越不匹配,3%的擔保手續費收益和保證金不足以承擔100%的風險。一旦遭遇大面積資金鏈斷裂,擔保公司便會破產倒閉。因此,P2P平臺需要更加合理的風險對沖結構,用擔保體系無法對沖P2P自身風險,反而會加劇風險。”
  實際上,監管層的不斷喊話也在助推平臺“去擔保化”。
  早在今年4月份,銀監會處置非法集資部際聯席會議辦公室主任劉張君曾提出“四條紅線”,其中之一就是P2P監管明確平臺本身不得提供擔保。而銀監會創新部主任王巖岫日前亦明確指出,為保證投資者的資金安全,P2P平臺自身不得進行擔保,不得承諾貸款本金收益以及不承擔信用風險和流動性風險。
  中國平安董事長馬明哲近期在股東大會上宣布逐步取消陸金所的擔保。他指出,“現在我們計劃逐步撤銷擔保。陸金所要建立資產的風險標準,用五星、四星、三星這種方式標注,供投資者作判斷和選擇。對于交易者,也會建立相似的信用標準。”
  “去擔保”還是“去平臺擔保”?
  在安宜投CEO楊浩看來,去擔保化,還是去平臺擔保化,這是問題的關鍵。
  目前國內存在幾種P2P擔保制度模式:一是獨立的專業第三方融資擔保機構;二是平臺對全部項目提供保障;三是小貸公司、典當行、個人甚至其他企業擔保。
  從這幾種方式分析,獨立的專業第三方融資擔保機構需要收取不菲的擔保費用,會增加項目成本,降低項目回報率,客觀上分散了平臺的盈利能力。
  而由于目前平臺沒有準入門檻,缺乏監管手段,平臺自保的方式很可能成為降低網絡詐騙難度、提高龐氏騙局概率的手段。此外,由于平臺風險識別能力和風險化解手段有限,盈利如果不足以彌補風險損失,就會造成平臺系統性的風險,導致平臺提現困難甚至倒閉,影響投資人權益。因此,從網貸出現之初,監管機構就一再提出禁止平臺自保。第三種方式由于擔保的個人和企業沒有擔保資質,其資金實力和資金的流動性無法起到擔保作用,最終可能會消失。
  北京微金客科技有限公司副總經理黃暢在接受《每日經濟新聞》記者采訪時也表示,不要誤讀了監管的表述,平臺不得提供擔保,指的是平臺只能做撮合交易的中間媒介,即平臺方所屬的公司不能為借款項目做擔保,但這不影響外部機構為借款項目提供擔保,對借款項目加強外部增信。陸金所之所以取消擔保,是因為業務發展較快,已經超過了中國平安的擔保限額。
  黃暢進一步分析,中國P2P產業問題較多,如擔保模式,可能遭遇擔保公司破產倒閉等情況,抵押模式,可能會遭遇抵押物二次抵押的問題等。但P2P產業不應完全去擔保化,在我國征信信息不健全的情況下,這樣做很不現實。
  部分平臺試水“去擔保”
  《每日經濟新聞》記者注意到,日前平安陸金所專項理財發布了一款最新產品 “彩虹-泰岳禧01A號”,預期年化收益率為7.7%。陸金所的V8理財平臺推出了 “彩虹-聚琛瑞01I號”,預期年化收益率為8.7%。這兩款產品均取消了擔保,成為無擔保理財產品。與此同時,你我貸三季度也計劃推出沒有擔保的產品,完全把風險推向市場。
  “從監管思路和行業的發展來看,兩年內完全去擔保肯定會發生。但去擔保不代表投資就裸奔了,去擔保后會有其他對沖手段,幫助投資人把風險化解到最小。”惠軼指出。
  此外,他還進一步指出,去擔保對平臺與擔保公司合作不會產生很大沖擊,只是需要其他風險化解手段把擔保公司連帶擔保責任取代而已。未來從監管層面來講,P2P會和信托較像,強調“賣者盡責,買者自負”,更多像美國衍生品市場或借貸市場一樣,在“買者自負”前提下,市場上會有其他公司為買者提供服務。比如買入保險,出問題后可以把債權轉給保險公司,按預定的比例進行賠付。
  共富網CEO隋阿寧也分析指出,網貸平臺去擔保并最終形成“賣者盡責、買者自負”的純信息中介平臺,是大勢所趨。但目前由于中國信用市場不成熟,尤其是借款人征信系統不完善,平臺只能線下了解借款人的征信情況,普通投資人更無從所知,只能寄希望于平臺的線下風控。因此,平臺擔保就成了順理成章的事情。
  在隋阿寧看來,平臺去擔保,首先符合國家監管要求;其次有助于降低平臺的風險。平臺擔保實際上將風險轉到平臺,一旦經濟下行,借款人大面積違約,就有可能發生系統性風險,投資人將可能血本無歸。同時,平臺去擔保也降低了平臺的道德風險,可以避免“自融”、“資金池”等問題,更重要的是,去擔保后,投資人將注重對借款人的分析,使投資更加理性和成熟。
  中鴻聯合擔保公司總裁陳仲愷也分析指出,雖然擔保對于企業和投資人來說是好事,但也會在無形中淡化投資人的風險意識,加強投資人對第三方擔保的訴求。隨著P2P行業的發展,平臺去擔保或成為一種趨勢,平臺將不再為投資人提供本息擔保與法律上的連帶責任,擔保公司與平臺將迎來新的合作模式。當然,由于擔保公司手握大量優質資源,未來擔保公司的角色可能發生改變,由現在的連帶責任擔保轉向只推薦不擔保。
  風險對沖手段將多樣化
  近來,保險公司以第三方擔保機構介入的合作模式開始受到關注。《每日經濟新聞》記者獲悉,今年5月,財路通與國壽財險北京分公司正式簽署《業務合作協議》,啟動在保證保險、信用保險和其他財產保險領域的合作,這是國內互聯網金融市場中傳統P2P網貸平臺與財險機構首度合作。同時,國壽財險北京分公司擬與宜信開展金融機構貸款損失信用保險業務合作。
  隋阿寧認為,互聯網金融的本質是金融,金融的核心是風控。保險以數據精算為基礎,互聯網金融具有大數據庫,兩者有著共性。保險公司與互聯網金融機構合作可以通過大數據分析,創新出更多的產品。
  惠軼也認為,保險會是P2P未來風險對沖的手段之一,但不是全部。不能認為保險會取代擔保公司,風險對沖的手段將多元化和多樣化的。未來網貸平臺上的產品會變成相對單純的債權結構,可以選擇第三方保險公司或者資產管理公司等提供相關的服務,借此把風險對沖掉。
  黃暢指出,與擔保相比,保險也是外部增信的措施,不過其對保險模式持悲觀態度。在擔保模式中,擔保公司一方面為P2P企業提供了優質客戶資源,另一方面又對這些借款客戶做了一層風控評估,最后為借款項目提供了擔保。但是與保險合作,保險公司僅能提供增信服務,不能引入優質借款人資源,也不能提供項目風控評估。

 

美丽骷髅闯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