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費金融監管趨嚴 行業呈現分流趨勢

時間:2019-03-18 15:15  瀏覽:
     風控不嚴、暴力催收、個人信息泄露、多頭借貸,蓬勃發展的消費金融市場也滋生出不少問題和亂象。蘇寧金融研究院互聯網金融中心主任薛洪言在接受《每日經濟新聞》記者采訪時表示,消費金融行業亂象的根源在于準入門檻低、從業機構魚龍混雜,導致競爭加劇,為各種違規行為提供了土壤。

     記者發現,近年來,監管對于消費金融公司的處罰屢見不鮮,處罰原因不盡相同。而對于互聯網消費金融領域,也有一系列的強監管政策出臺。“2018年以來,消費金融行業內的變相收費、暴力催收、信息泄露等亂象已經得到顯著緩解。”薛洪言表示。

     消金現狀不容樂觀

     隨著消費金融的快速發展,各種亂象和問題也層出不窮。在投訴網站上,消費金融投訴率居高不下。在聚投訴網站投訴量排名榜上,前十位的均為開展消費金融業務的平臺,既有網貸、現金貸,也有持牌消費金融公司,以消費金融為關鍵詞進行搜索,搜索到的投訴貼超過一萬條,涉及到的投訴問題主要涉及到暴力催收、利息過高、亂收費。

     某用戶在聚投訴平臺上表示,其2019年1月19號在某現金貸APP上申請13000元貸款,被收取了砍頭息2028元,實際借款10972元,總計應還15652元,該筆貸款的實際年化利率超過了最高法規定的利率紅線36%,另一位用戶發帖表示,其由于資金周轉,2018年11月27日在某消費金融公司借款10000元,分6期償還,每期還款1850元左右,同時每期還款都必須繳納短信費入賬4元,靈活還款包服務費20元,壽險計劃費38元等各種費用。

     其次,貸款中介人員在辦理貸款時隱瞞和誤導也是常見問題。例如,一位用戶投訴稱,其于去年被貸款中介誤導在某消費金融公司貸款143000元,“談的時候說好利息是1.03,再也沒有其他費用,可是等貸款批下來到賬后,他們卻打電話通知我將資金轉入銀行代扣還款的賬戶,我按要求把這筆資金全部轉去該賬戶,該賬戶被消費金融公司一次性劃扣了27742元,公司對此的解釋是收取了擔保費,徹底感覺自己被套路了!”另一名用戶發帖表示,其在買電動車時辦理了消費分期,中介人員告知其分12期償還,但當其還完一年后發現,還有三期需要償還。

     巧立名目收費規避利率紅線,是消費金融平臺的常用套路。江蘇省無錫市中級人民法院2018年10月的一份裁判文書顯示,一家持牌消費金融公司與貸款客戶協議約定,在向其發放175000元貸款的同時,將從其還款賬戶扣收放款金額的3.7%作為現金動用費,同時有權收取信用貸款相關授信管理和服務費用,包括但不限于滯納費等。法院審理指出,“貸款動用費”并無相應法律依據,其實質是放款時預先扣除的借款利息,該行為違反了借款利息不得預先在本金中扣除的規定。

     消費金融領域的個人信息泄露問題也非常嚴重。“我每天都會收到各大銀行的辦理信用卡或者消費貸的短信,問題是我從來沒有在這些銀行辦理過業務,除了銀行,各種現金貸、網貸的騷擾更厲害,每天收到最多的短信就是各種貸款,手機軟件也攔截不住,根本不知道這些平臺是做什么的,也不知道我的電話到底是從哪里泄露出去的。”一位不堪騷擾的用戶無奈表示。

     此外,消費金融領域多頭借貸的問題日益凸顯。清華大學互聯網產業研究院《消費金融產業發展白皮書》指出,由于信息不對稱或平臺風控不嚴格,而導致貸款人在多個平臺機構進行貸款,甚至出現以貸養貸的現象,增加了貸款人的違約風險。多頭借貸主要出現在長尾人群和規模小甚至運營不規范的現金貸平臺之間,導致潛在的資金漏洞逐漸擴大。

     監管趨嚴

     據《消費金融公司試點管理辦法》,消費金融公司對借款人所提供的個人信息負有保密義務,不得隨意對外泄露;借款人未按合同約定歸還貸款本息的,消費金融公司應采取合法的方式進行催收,不得采用威脅、恐嚇、騷擾等不正當手段;消費金融公司應按照法律法規和銀監會有關監管要求做好金融消費者權益保護工作,業務辦理應遵循公開透明原則,充分履行告知義務,使借款人明確了解貸款金額、期限、價格、還款方式等主要內容,并在合同中載明。

     近年來,監管對于消費金融公司的處罰屢見不鮮,處罰原因不盡相同。2018年10月,上海銀保監局公開了對中銀消費金融公司的處罰信息,因2015年至2017年間,該公司部分消費貸款業務存在借款人收入情況貸前調查未盡職;未嚴格執行個人貸款資金支付管理規定;未采取有效方式跟蹤檢查貸款資金使用問題,對中銀消費金融處以150萬元的罰款。2018年5月,中銀消費金融因2016年7月在辦理部分貸款時存在以貸收費的行為,被罰款138.68萬元。2018年1月,人民銀行青島市中心支行官網披露行政處罰信息顯示,海爾消費金融因違反《消費者權益保護法》關于消費者權益保護的相關規定,被處以罰款10萬元。

     非持牌消費金融機構由于數量眾多,魚龍混雜,監管略顯滯后,全面監管也更加困難。2017年現金貸大火,高利率問題引發廣泛關注,進而遭遇嚴監管。2017年底下發的《關于規范整頓“現金貸”業務的通知》給火熱的現金貸按下暫停鍵,暫停發放無特定場景依托、無指定用途的網絡小額貸款,逐步壓縮存量業務,限期完成整改。明確各類機構以利率和各種費用形式對借款人收取的綜合資金成本應符合最高人民法院關于民間借貸利率的規定,禁止發放或撮合違反法律有關利率規定的貸款,各類機構或委托第三方機構均不得通過暴力、恐嚇、侮辱、誹謗、騷擾等方式催收貸款。

     《消費金融產業發展白皮書》指出,非持牌機構的業務經營范圍相對“寬松”,非持牌消費金融機構的監管主體主要為地方政府金融辦,以及行業自律組織互聯網金融協會,地方監管存在的主要問題是監管尺度不一致。對于非持牌機構來說,未來如果監管不斷收緊,合規成本將會增加,為了達到監管要求及控風險的目的,一些中小型非持牌消費金融機構將難以為繼。

     上述白皮書進一步指出,2017年我國消費金融市場進入10萬億元量級,行業呈現出分流趨勢,大型互聯網電商平臺勢頭猛勁,持牌消費金融公司穩進發展,小型平臺消費金融發展分流明顯。消費金融行業整體不良率約為4%,遠高于銀行的不良水平,隨著國家對非持牌機構及不規范行為的整治,重流量、輕風控的模式將難以存續。2016年開始的消費金融強監管,受資金、客群等的制約,小平臺發展并不順利,而持牌消費金融公司、大型互聯網消費金融平臺在優質客戶選擇、資金供應、風險控制方面優勢日漸明顯。
     
     信息來源:每日經濟新聞
美丽骷髅闯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