諸多網貸機構開始向助貸轉型 融資擔保牌照成了

時間:2019-06-04 16:45  瀏覽:
      自2018年12月,監管部門下發了意在推動網貸機構轉型的175號文后,能夠幫助網貸機構開展網絡小貸、助貸和導流業務的相關牌照迎來了新的需求旺季。由于監管方面對小貸行業的杠桿限制較大,不少網貸平臺對能夠開展助貸業務的融資擔保牌照表現出青睞。

      近日,主營助貸業務的360金融(Nasdaq:QFIN)旗下新添了一家融資擔保公司。企查查工商信息顯示,新成立的上海三六零融資擔保有限公司是360金融的全資子公司,注冊資本3億元,法定代表人吳海生,經營范圍包括借款類擔保、發行債券擔保和其他融資擔保。股權穿透后,該公司的實際控制人是360集團創始人周鴻祎,持股比例18.32%。相比2018年6月成立的注冊資本16億元的福州三六零融資擔保有限公司,這家新的融資擔保公司在注冊資本和經營范圍上都窄了許多。
有業內人士分析,根據現金貸監管新規的要求,助貸機構要想與金融機構的資金合作,必須有擔保資質主體做增信。而融資擔保公司則具有信用增級、資金杠桿、風險管理的功能,對網貸平臺為機構資金方做助貸和風控輸出有重要的意義。但按照監管的規定,融資擔保公司的責任余額不得超過其凈資產的10倍。由此推測,360金融再設一家融資擔保公司的目的可能是為將來助貸業務的進一步擴大鋪路。


      實際上,除了360金融外,多家美股上市的網貸平臺都已經拿到了融資擔保的牌照。如拍拍貸(NYSE:PPDF)、樂信(NASDAQ:LX)、小贏科技(NYSE:XYF)和趣店集團(NYSE:QD)等。根據2019年一季度財報,上述幾家公司在網貸行業監管趨嚴的情況下,依靠發展助貸業務,凈利潤的同比增長普遍在50%以上,360金融和趣店一季度的增長率甚至超過了200%,且機構資金方的參與度呈現越來越高的趨勢。

      那么,助貸模式為什么對機構資金有這么大的吸引力?

      興業數金分析指出,因為助貸模式大多是“兜底”的,要么以網貸機構的保證金兜底,要么網貸機構向機構資金方做不良率保證。

      在保證金兜底的模式中,網貸平臺負責獲客及風控,機構資金方與平臺約定利率的同時,網貸平臺向資金方交保證金,若出現不良,網貸平臺的保證金將被用來兜底。對于機構資金方來說,在這種模式中基本可以獲得較高的固定收益;在不良率保證模式中,網貸平臺可能與機構資金方共同出資,由機構資金占大頭、網貸平臺提供小額資金共同放款。網貸平臺將向機構資金方保證不良率,并提供相應的抵押擔保物。而機構資金方一般不在資金去向、風控等方面做過多干涉。

      “不是他們不想干涉,而是大部分的持牌金融機構根本沒有能力做小額消費貸款”,一位業內人士告訴澎湃新聞記者,“因為這個和他們原有的業務模式完全不一樣的,銀行傳統企業信貸中做財務分析和盡職調查的成本太重,做個人小額貸款也需要抵押物”。該業內人士還透露,目前小貸牌照和融資擔保牌照還是比較好拿的,成本也比較穩定,500萬左右基本可以拿到一張。

      然而,網貸平臺轉做助貸也并非高枕無憂。從各地監管實踐看,對融資擔保行業的監管也呈趨嚴態勢且融資擔保機構數量也在逐年下降。根據北京市金融工作局官網發布的數據,截至2017年底,北京市融資擔保公司數量75家,相比2016年底減少了21家,相比2015年底減少了45家。此外,河南、福建、云南等多省市的金融監管部門也已經開始密集注銷過期或已被吊銷的融資擔保機構經營許可證。

      根據2017年網貸整治辦發布《關于規范整頓“現金貸”業務的通知》(141號文)和《關于做好P2P網絡借貸風險專項整治整改驗收工作的通知》(57號文),銀行業金融機構不得接受無擔保資質的第三方機構提供增信服務以及兜底承諾等變相增信服務,并保證第三方合作機構不得向借款人收取息費,此外,由網貸機構負責貸款審核及全面風控的模式也不再合規。由此,對于網貸平臺來和機構資金方來說,相互合作的尺度是需要共同考量的重點。興業數金分析指出,助貸應回歸本源,在目前嚴監管形勢下,與符合監管要求的融資擔保公司合作開展助貸業務是展業的必要條件。
美丽骷髅闯关